• <samp id="jq3w3"><strong id="jq3w3"></strong></samp>

    1. <track id="jq3w3"></track>


      1. 【原創】上影股份:發力全產業鏈

        來源:cfoworld 作者:本刊記者 王騰 日期:2018-05-09 編輯:admin       發送給好友     打印     收藏    返回首頁    

        背靠豐厚的院線資源,上影股份在電影發行領域具有顯著的影響力。而全產業鏈的打造也成為上影集團得到業內認同的利器。
         
        文/本刊記者 王騰
         
        說起上影,相信這個有著50年悠久歷史的中國電影行業旗艦型企業可以說無人不知,幾乎在每個人的電影記憶中,“上海電影集團公司”幾個字出現在電影片頭的畫面依然清晰可見。
         
        2012年7月上影集團進行股改,將市場板塊業務進行整合成立上海電影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上影股份),2016年8月17日,上海電影股份有限公司正式于上海證券交易所上市交易,登陸A股市場。上市儀式上可以說眾星矚目,王家衛、章子怡、趙薇、賈樟柯等電影圈“大咖”均前來助陣。
         
        據了解,目前上影股份的主營業務是電影發行及放映,具體包括電影發行和版權銷售、院線經營以及影院投資、開發和經營。公司是行業內少數形成“專業化發行公司+綜合型院線+高端影院經營”的完整電影發行放映產業鏈的公司,在電影發行及放映業務的各個領域均具有領先的市場地位。上影股份CFO王蕊接受《首席財務官》專訪時表示:“全產業鏈運營,是我們在成立公司之初就定下來的戰略方向,現在看來已經取得了非常好的成效。”
         
        目前,上影股份在全國范圍內經營五十余家影院,不僅擁有上海影城、上海永華影城等一批技術先進、經營良好、票房領先的影院,還擁有“SFC上影影城”高端連鎖影院品牌。據了解,未來上影股份將繼續落實發展戰略,拓展連鎖影院規模。
         
        此外上影股份還擁有深厚的院線資源。全國最大的電影院線之一“上海聯和電影院線有限責任公司”是上影股份的全資子公司。2017年,聯和院線票房收入42億元(不含服務費),排名全國第三位。與此同時,上影也是全國最早從事市場化電影發行業務、累計發行影片最多的專業化電影發行公司之一,全國范圍的電影市場分銷體系已經建立。
         
        產業鏈優勢凸顯
         
        毫無疑問,電影行業的競爭可以說已經進入白熱化,中國電影在這幾年一直呈現的是一種“爆發”式增長。據統計,國內電影票房從2012年的170.7億元增長到2017年559.11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達到26.78%。王蕊談到,從近兩年的數據上看,增速已經有所放緩,而電影屏幕的增長速度依然很快,可以說已經明顯感到市場競爭越發殘酷了。
         
        確實,2017年全國新增銀幕9597塊,銀幕總數已達到50776塊,穩居世界電影銀幕數量第一位。在2012年銀幕數僅有13118塊,短短六年時間,銀幕數增長了4倍。2012-2016年,中國影院發展迅猛,銀幕數量爆發式增長,六年時間增加37658塊,年均復合增長率為31.09%。
         
        在中國電影行業白熱化的競爭中,我們不難看到一些非常亮眼的公司出現,比如全國院線第一名的萬達,在影視制作和綜合性娛樂以及娛樂經濟方面領先的華誼兄弟等。對于上影股份來說,在強手林立的局面下,如何找到自己的競爭優勢呢?王蕊告訴我們:“電影的產業鏈,包括電影拍攝、制作、發行、終端放映和院線經營,以及圍繞產業鏈衍生的相關收入和衍生品:例如貼片廣告、植入廣告、版權收入等等。很多公司在產業鏈的某一個方面比較突出,比如華誼兄弟就在電影制片和投資方面見長,但是像上影這樣在全產業鏈上發力的并不多,產業鏈的優勢是一種厚積薄發的綜合實力。”上影股份背靠豐厚的院線資源,在電影發行領域具有顯著的影響力。“在國內,票房收入是整個電影產業收入的絕對大頭,而隨著中國電影市場的繁榮,票房收入的高歌猛進,最大的受益者,實際上并不是拍電影的公司,而是影院。這是票房收入的分配方式決定的。大的電影制作公司,多有自己的發行公司;而中小公司投拍的電影,有的根本無法拿到影院統一放映,有的必須委托第三方發行公司發行,并支付相應比例的票房分成作為發行費用。上影股份的業務也正是布局和瞄準了這塊最高利潤的部分 。”
         
        在院線管理方面,上影股份自有高端影院和加盟影院共存,旗下上海聯和院線是2017年全國排名第三的院線。憑借長期的經營積淀,和上影股份具有資產聯結關系的影院占據了全國一線城市的幾乎各大核心商圈,在上海本地更是區位優勢明顯。據了解在上海的徐家匯、陸家嘴、人民廣場、淮海路等人流密度大、消費水平高以及商業價值大的商圈中均有上影股份投資的影院,單銀幕票房遠高于全國平均水平。
         
        共享式財務管理
         
        從財務管控角度來看,王蕊坦言,這樣一個業務組成復雜、體量也在迅速擴大的上影股份管理起來并不輕松。“在資金方面,是通過資金池集中管理,下轄影院每天帶來充沛的現金流,而這些資金納入總部進行集中管理非常必要。我們正在進行系統升級,預計上一套ERP系統,將原本的預算和費控納入整個的ERP系統中去,這樣更加提高資金的管理效率、提高安全性。”
         
        事實上,上影股份的整個財務管控模式可以說已經是一個財務共享中心的運作模式,王蕊也笑著說:“我們只是沒有掛財務共享中心的牌子而已,其實我們的財務一直是在用共享的方式來籌劃。”上影股份的財務部對下屬公司財務部直線管理,而且在上影股份旗下的連鎖影院設置一個連鎖影院管理中心。“在連鎖影院管理中心我們有60多名財務人員,管理著旗下50余家直屬影院的財務。而在很多院線管理公司中,是每家影院都是要配備兩個財務人員,上影以前也是這種管理模式,可以說我們這種集中管理大大節約了人力。”
         
        在這種共享模式下,王蕊將連財務管理工作進行模塊化設定,比如應收應付、總賬、資金、預算管理和財務分析、內控和審批等幾個模塊,然后這些模塊在財務共享的基礎上進行集中處理。王蕊說:“在上影股份的業務中,院線管理只是其中一部分,我們旗下還有電影發行公司、市場營銷公司、電子票務公司、科技公司等很多實體,即便是這些公司在業務上有一定的個性,但是財務的管控都是在這一個共享的平臺上進行運作。”
         
        極致內控
         
        由于下屬公司較多,在內控方面,王蕊尤其重視,即便是業務繁多,她也要求在內控方面一管到底,每一個下屬子公司都有對應的負責內控的財務人員,定期內控檢查。“我們要求內控的控制位要前移,雖然有著事后的內審,而我們更著重要打造內控的事前控制能力。”
         
        在上影股份,任何新的業務發生之前,公司要求都要有內控部門的參與,新業務要經過內控部門的審批才可以立項,王蕊認為這種事前控制非常重要,而且要求在業務發生過程當中和業務完成之后都要不斷地進行檢查。“上影集團作為上海市委宣傳部直屬單位,而我們作為上影集團的子公司,在8項規定以及反腐倡廉方面都是要嚴格執行。而且在資金管控方面尤為嚴格,因為如果不能有效管控,造成了損失,那么不僅是對股東的不負責任,更屬于國有資產的流失,所以我們絲毫不敢懈怠。”王蕊補充道。
         
        “經過多年在上影工作,其實讓我自己有了一定的轉型,從風險喜好型轉變成了風險厭惡型。”談起多年CFO工作心得時,王蕊如是說。而當我們翻看這位CFO的履歷時,其亮眼的教育背景和30歲即成為財務總監的經歷也顯得十分光鮮。
         
        王蕊擁有英國牛津布魯克斯大學工商管理碩士學位,同時也是特許公認會計師工會(ACCA)資深會員。曾就職于上海張江(集團),并在英國倫敦有數年的會計師事務所工作經驗。2003年年僅30歲的她回國加入上海復旦張江生物醫藥股份有限公司,任CFO兼公司秘書,2012年加入上影股份擔任CFO。王蕊告訴我們“事實上我的工作經歷比較簡單,30歲當財務總監時面對的都是比我年級大很多的下屬同事,我學會了虛心求教,并且在在管理崗位上學管理,但也正是這樣的歷練讓我更加理解CFO這個位置的意義和價值。”問及個人的職業發展,她很淡然:“我認為成為一家優秀公司的CFO,伴隨和見證公司的成長,為這家公司長足發展做出自己的貢獻,就是我自己職業價值和理想的體現。”
         
        【版權聲明】:本文屬獨家文章,版權歸《首席財務官》雜志社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違者必究其法律責任。
         

        返回首頁    發送給好友     打印     收藏      

        合作鏈接:
        内蒙古十一选五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