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jq3w3"><strong id="jq3w3"></strong></samp>

    1. <track id="jq3w3"></track>


      1. 運用“互聯網+”加強稅收風險管理

        來源:山西經濟日報 作者: 日期:2017-12-14 編輯:admin       發送給好友     打印     收藏    返回首頁    

        在經濟全球化和社會信息化促進生產力發生巨大變化的今天,納稅人已經走上了信息“高速公路”,稅務機關必須找到差距,利用現代化的科技手段不斷擴大稅收風險管理成果,不斷提高稅收風險管理水平,找到當前稅收風險管理工作中的“短板”,借助“大數據、物聯網、云計算和移動互聯網”等現代化的科技手段,最大化地利用“互聯網+”的“杠桿效應”,實現稅收風險管理業務模式的轉型和工作方式的創新。

         
        一、稅收風險管理現狀不容樂觀
         
          目前,稅務機關仍以數據識別為稅收風險識別的主要方式。稅收風險管理任務一般由上級單位下派或者稅務機關根據系統中的數據比對分析形成疑點清冊識別納稅人可能存在的涉稅風險,是典型的“消極待命”式業務模式。
         
          稅務機關實施稅收風險管理質效差,稅收風險管理工作中的主觀努力程度較低。稅務機關仍把稅收風險管理的終極目標定位于“防控稅收風險,提高納稅人的稅法遵從度”,工作重心著眼于在事后采用案頭分析、約談舉證、實地核查等方式進行稅收風險管理工作,是典型的“亡羊補牢”型工作方式。
         
        二、解決稅收風險管理五大問題勢在必行
         
          (一)宏觀戰略缺位。目前,稅收風險管理工作更多的是停留在研究“一個納稅人”、“單一業務”這種微觀層面上,很少從宏觀戰略層面進行管理模式的構建。怎樣利用“互聯網+”實現對納稅人日常涉稅業務發生發展的“動態監控”,對構建穩定稅收政策宣傳的“靜態訴求”仍然缺乏一個稅企聯系的載體。
         
          (二)數據質量參差不齊。目前,稅務系統的數據采集范圍較小,數據的質量不高。核心征管系統僅僅采集了納稅人的稅務登記信息、申報納稅信息、發票使用信息和財務報表信息等基礎信息,其中還包括大量不真實、不完整的數據。稅務機關依然采用“速度慢”、“效率低”的人工采集模式,將稅務登記、納稅申報、稅收風險管理等環節掌握的海量數據信息滯留在核心征管系統之外,造成信息不能實時更新,與信息時代對“大數據”的要求差距較大。
         
          (三)涉稅信息交流不暢。目前,稅收風險排序完全依賴于風險識別的結果,并未考慮納稅人在其他部門或社會經濟中的相關情況。對于惡意逃稅的納稅人而言,數據造假相對簡單、逃稅成本相對較低。在“互聯網+”時代背景下,稅務機關應對每一戶納稅人的采購、生產、銷售、成本、費用等全流程情況了如指掌,能真實掌握納稅人的經營狀況,那么,即使納稅人主觀上想逃稅最終也難以實現。然而,由于缺乏暢通的信息交流平臺,稅務機關很難真實完整地掌握納稅人的登記、存款、房產、車輛等涉稅信息,無形中影響了稅收風險管理的質量。
         
          (四)風險管理滯后被動。在“互聯網+”時代背景下,要求稅務機關將稅收風險管理環節前移至申報環節,在納稅人申報的同時進行稅收風險識別,引導納稅人準確誠信申報納稅。目前,在稅收風險識別時點上,稅收風險管理工作是在納稅人申報結束后才能進行的,存在被稅收風險管理任務“推著走”的問題。在稅收風險識別模式上,稅收風險管理還只是簡單的案頭分析和約談調查,沒有完善的稅收風險評估指標和稅收風險管理模型做支撐,存在稅收風險管理任務“沒指向”的問題。
         
          (五)專業人才缺乏。在“互聯網+”時代背景下,要求稅務部門成立稅收風險管理團隊,通過不同級別和內設機構的分工合作,在培養一批具有專業素質和戰略眼光的人才前提下,進一步提高稅收風險管理的專業化程度。目前,稅收風險管理主要是由“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同時應對上級各部門分配任務的稅收管理員“兼職”完成的。稅收管理員既“無力”承接稅收風險管理專人專崗的高效模式,也“疲于”應對納稅人日益復雜的稅收風險管理需求。
         
        三、五大舉措提高稅收風險管理水平
         
          (一)提高電子數據質量。數據分析是稅收風險管理工作的“指南針”,必須建立起科學合理的基礎數據庫。稅務部門可以利用金稅三期“稅收風險管理平臺”整合各單位、各部門的數據,編織“數據網絡”、形成“數據倉庫”。對稅務登記、納稅申報、稅收風險管理等環節掌握的海量數據信息進行采集、交換、比對、分析、反饋。稅務部門要以“大數據”信息技術為依托,“云計算”智能分析為手段,形成電子數據“生產線”,剔除虛假數據、垃圾數據,進一步保障“數據倉庫”中基礎數據的準確性、及時性、完整性。
         
          (二)實現第三方信息共享。“物聯網”就是物物相連的互聯網。在物聯網的產業鏈中加入計稅設備,把稅收風險管理的“觸手”深入到生產經營的每一個環節。建立“稅收風險管理平臺”獲取海關、工商、銀行、公安、城建、土地、房產、股票交易、移民機構、車管所等“第三方”部門的相關涉稅信息。稅務機關甚至可以獲取可信的互聯網信息,比如一家在“大眾點評網”上深受好評的大飯店,以其長期零申報為疑點進行風險識別。如果納稅人存在偷稅漏稅等違法行為,也可以通過“稅收風險管理平臺”把反饋信息推送到海關、公安等部門,形成內循環和外循環共存的信息反饋機制。在“互聯網+”時代背景下,稅務機關得以從一個全面立體的視角進行稅收風險識別,“360度”描繪納稅人的涉稅風險,綜合評價一個納稅人的稅收風險等級。
         
          (三)事前預警涉稅風險。在“互聯網+”時代背景下,稅務機關依托“大數據、物聯網、云計算和移動互聯網”等新一代信息技術作為“加速器”。建立科學的分析指標體系,把分行業稅收風險評估指標和稅收風險管理模型作為“過濾器”,在篩選流程將嵌入“第三方”部門獲取的各種涉稅信息與系統記錄的申報數據進行甄別比對,利用“稅收風險管理平臺”作為“播放器”,讓數據“發聲”,用數據“說話”,發現納稅人的異常經營行為。與此同時,“稅收風險管理平臺”系統自動推送預警信息,將納稅人絕大多數涉稅風險在“事前”消滅在萌芽狀態。
         
          (四)培養復合型專家型人才。在“互聯網+”時代背景下,稅務機關要運用互聯網思維培養稅收風險管理人才團隊。稅務機關要廣泛應用微信群、網絡會議等移動辦公終端,搭建稅收風險管理專業人才平臺,打通各部門不同業務種類的人才壁壘,解決行業間業務不互通的問題。稅收管理員的工作方式將由原來的“管戶”轉變為“管事”,逐步提高稅收風險管理的專業化水平。稅務機關要側重選拔和培養既具有豐富稅收風險管理經驗又能夠進行大數據分析的復合型人才,構筑基于互聯網的各類特色稅收風險管理專家型團隊,依據綜合稅收風險等級,分類管理不同風險等級的納稅人。
         
          (五)充分整合管理資源。納稅信用等級、預填表服務等是在“互聯網+”提出前,合作型稅收風險管理的雛形。合作型稅收風險管理模式就是把各種資源和力量聚集在一起,互聯互通,以實現稅收遵從的最大化。通過“互聯網+”的技術內核將多方整合在一起形成自愿遵從的環境,是提升稅收風險管理科技含量的外部形式;納稅人內控機制的完善、與稅務機關的相互信任、共同合作等更深層次的理念是形成、推進合作型稅收風險管理的內在精神。在合作型稅收風險管理模式下,稅務機關將納稅人按照綜合稅收風險等級進行排序并分類管理。稅務機關要利用好移動互聯網等信息化平臺,通過開展分行業分類別稅收風險管理專題輔導,聽取納稅人對稅收風險管理、稅收政策執行等方面的建議,加強稅企交流,深化稅企聯系,逐步向合作型稅收風險管理模式轉型。
         
        【版權聲明】:本文屬獨家文章,版權歸《首席財務官》雜志社所有。未經允許,請勿轉載,違者必究其法律責任。
         

        返回首頁    發送給好友     打印     收藏      

        合作鏈接:
        内蒙古十一选五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