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jq3w3"><strong id="jq3w3"></strong></samp>

    1. <track id="jq3w3"></track>


      1. 過會率再創新低 IPO審核看點將有新變化

        來源:國際金融報 作者: 日期:2017-10-30 編輯:admin       發送給好友     打印     收藏    返回首頁    

        上周11家IPO企業上會,1家被否,2家暫緩表決,8家企業獲通過,通過率為72.7%,再創新低(上周通過率為75%)。

         
          在大發審委首周審核過后,業界普遍認為新發審委對IPO企業業績的要求有一條隱形的紅線,即扣非后凈利潤低于3000萬元,如壺化股份由于業績下滑明顯,扣非后凈利潤連續兩年低于3000萬元被否。
         
          當然企業的合規性和信息披露的真實充分也是大發審委重點關注的問題,雙飛軸承就是在這點踢到了鐵板。
         
          但是,上周發審委的“畫風”突變,11家企業上會,同樣凈利潤幾乎觸及隱形紅線的朗博科技順利過會,而與之相對,(2016年的)利潤高達1.74億的企業卻被否了,更有兩家企業(博拉網絡和奧飛數據)被暫緩表決,據以往慣例,發審委委員可能需要在企業進一步補充資料后作出最終判斷。
         
          其中,博拉網絡的盈利能力差強人意,2014年-2016年的凈利潤分別為1755.4萬元、2965.26萬元、3863.29萬元,而扣非后的凈利潤為1881.27萬元、2926.93萬元、3563.93萬元,連續兩年低于3000萬,且還存在未披露社保、公積金繳納情況,上會前夕清理“三類股東”,與控股股東交易不合理。雖然發審委此次審核沒有否決博拉網絡的上市可能,但IPO日報認為發審委將會重點關注博拉網絡的業績情況。
         
          另一方面,奧飛數據在股權轉讓方面出現了異常。IPO日報的深度分析可移步此處。
         
          一位業內資深人士對IPO日報表示,新一屆發審委對企業合規的要求不會降低,同時對經營結果的變化可能會適度放寬。
         
          由此來看,雖然新一屆發審委的審核繼續從嚴,但審核的點似乎有了新變化。
         
          利潤只是一個重要方面,IPO企業扣非后凈利潤在3000萬元以下或主板在5000萬元以下,在業績方面會被嚴格對待,但并不等于就不能過會。盡管發審委對利潤下滑一定會進行關注,但如果企業的回復能夠打消委員對企業持續盈利能力的疑慮,那么依然有機會進入A股市場募集資金。
         
          相比之下,內控制度是否健全、企業財務等運作是否合規才是發審委絕不放松的問題。
         
          以昨天被否的威爾曼制藥為例,這家企業凈利潤連續三年過億(其中2017年是半年的凈利潤過億),業績確實較好。它被否的核心原因是內控制度被質疑:實際銷售活動未開發票,發審委質疑收入確認不合規;經銷模式受質疑,商業賄賂及內控制度受關注;銷售毛利率高于同行業上市公司平均水平且變動趨勢不一致,以及費用低于同行業上市公司平均水平。
         
          IPO日報發現,發審委關注的幾點問題都很有意思。
         
          第一點,實際銷售收入的確認問題是農業、醫藥行業IPO企業易被質疑的問題。農業企業可以參考今年8月15日順利過會的福建傲農在現金交易和生物資產相關問題的處理經驗(點此處進入鏈接)。而作為醫藥企業,如果擁有威爾曼制藥這樣過億的凈利潤,其中介機構如何合規合適地處理未開發票的收入,則是企業順利IPO的關鍵所在。
         
          第二點,經銷模式受質疑和商業賄賂風險廣泛存在于醫藥行業IPO。僅今年上半年,醫藥醫療類企業共20家上會,7家被否,1家取消審核,被否率高達40%。在這7家企業中,有4家未通過發審委審核的原因中涉嫌商業賄賂問題,長春普華制藥、南京圣和藥業、重慶圣華曦藥業、浙江諾特健康科技首發申請被否,均與其有關。
         
          簡單來說,認定商業賄賂主要是兩個方面,一是業務來往中存在財務沒有如實入賬的情況。二是公司入賬的費用支出是否真實、是否具有合理性被質疑。醫藥行業的銷售費用中的市場推廣費(或學術推廣費)也會導致上述問題。
         
          證監會發審委對醫藥企業的商業賄賂問題關注主要來源于財務數據中費用的異常情況。另外,企業經銷商員工因商業賄賂被判處刑罰也明顯會被發審委關注。
         
          對此,如果企業沒有明顯的商業賄賂處罰記錄或者刑事犯罪記錄,監管機構往往從一個很小的點(財務數據的異常點)切入問題;而醫藥企業在面對監管機構的詢問時,可以從業務模式、商業邏輯、合法合規證明以及自身內控措施上回答,過會企業開立醫療、歐普康視都給醫療IPO企業提供了很好的范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首席財務官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返回首頁    發送給好友     打印     收藏      

        合作鏈接:
        内蒙古十一选五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