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jq3w3"><strong id="jq3w3"></strong></samp>

    1. <track id="jq3w3"></track>


      1. 用友財務云為企業財務鋪路

        來源:網絡 作者: 日期:2017-10-30 編輯:admin       發送給好友     打印     收藏    返回首頁    

         在新技術推動下,財務工作將更加自動化和智能化,現有的財務運作模式將會被徹底顛覆。企業應當主動去擁抱技術所帶來的變化,不斷的去尋求降低企業運行成本,支持業務發展和企業戰略決策的創新方法。

         
              用友財務云認為,對于大企業而言,在財務轉型過程中,建設財務共享服務中心、打造管理會計新職能、利用大數據分析工具和人工智能等新科技是轉型的主要抓手和落腳點。
         
        據了解,用友財務云利用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并考慮社會化商業對財務的影響,為企業提供了智能報賬服務、智能核算服務、智能共享服務等財務云服務,打造具有連接、融合、共享、智能特性的財務云平臺。同時,全面運用人工智能技術,提供財務機器人小友,為財務提供全場景的智能應用,包括智能審核、智能溝通和智能助手,為大型企業財務管理轉型鋪平道路,并賦予新技術和管理能量。
         
        在“2017中國企業互聯網大會”財務云分論壇上,北京國家會計學院教授、管理學博士后張慶龍教授指出,大企業財務管理轉型勢在必行。主要基于如下原因:經濟轉型升級推動管理升級與人員轉型;傳統財務業務流程的弊端日益凸顯;信息化與管理深度融合的背景對即時信息提速產生要求;集團集中管控的要求;企業財務管理的應有之義。
         
        2 [放大圖片]
         
        北京國家會計學院教授、管理學博士后張慶龍教授
         
        大企業財務管理轉型勢在必行
         
        張教授認為,財務轉型“人”是重要因素,財務人員轉型勢在必行。
         
        傳統財務業務流程的弊端日益顯現。從作業角度看,我國大部分財務人員的財務工作65%在處理交易,19%在控制與風險管理,12%在做決策支持,而只有4%在做真正的財務職能管理。財務缺乏戰略思維、財務目標缺乏與戰略目標的整合,重財務輕業務,難以實現財務與業務一體化;重數據、輕信息,出現信息孤島;重報告、輕分析,決策支持信息系統缺乏;大量財務人員埋頭于核算,信息化的水平不高;財務人員難以脫身去從事管理會計工作,大量分子公司的會計核算造成會計隊伍龐大,占用成本,實施所謂“人海戰術”等,傳統的會計信息系統的弊端逐漸暴露,企業財務轉型愈加迫切。
         
        3 [放大圖片]
         
        傳統會計系統的弊端
         
        信息化與業務管理深度融合的背景使得企業管理者產生了對即時信息提速的要求,即為企業提供基于業務組織、業務活動、實時的、動態的經營信息,而基于會計假設的傳統信息提供模式無法同時滿足外部核算、內部管理的雙重驅動需求。強化業務管理與財務信息化的融合,有利于進一步提升業務管理的規范水平,強化精細管理,促進基礎管理上水平,最終促進企業發展目標實現。
         
        張教授強調,加快財務轉型也是企業集中管控的需求。當前,多數公司仍采用分散式的財務管控模式,在風險、成本和效率、標準化和服務等方面帶來一系列問題,難以滿足公司快速發展的業務訴求,提升財務數據管理工作水平非常困難。
         
        “財務業務一體化”最終的發展必然是融業務與財務一體化,實現“實體流、資金流、信息流”的三流合一,從而在“實時反映、信息集成、持續優化控制”狀態下實現公司管理,徹底改變口前“三流分立”條件下所形成的企業管控生態。作為管理重要組成部分,需要加強財務籌劃,保障資金獲取、優化配置、高效運用;要防范投資風險,加強投資和經營的全過程監管;要控制風險,實施精細化管理,有效控制經營成本,確保經營收益;降低決策風險,提高決策信息的有用性,提升績效管理水平。因此,財務管理轉型勢在必行。
         
        財務要成為:一是企業的價值管理者。目前來看,在企業的財務部門,核算活動并不創造價值,而計劃、預算和預測,投融資等活動則有助于企業創造價值;二是業務最佳的合作伙伴。集團層面的目標是實現價值最大化,而目標需要落實到具體的業務層面。為此,財務轉型更要精通業務,把財務體系與整個業務流程緊密地結合起來。財務部門在對業務實施管控的同時,也要向業務部門提供服務。財務人員的工作不再是業務的事后核算和監督,已經從價值角度對前臺業務事前預測,計算業務活動的績效,并把這些重要的信息反饋到具體業務人員,從而為其行動提供參考,扮演了策略咨詢專家的角色。
         
        大企業財務轉型始于共享服務
         
        在中國有很多企業建立了財務共享服務中心,張教授指給出了財務共享服務中心的定義:它是近年來出現并流行起來的會計和報告業務管理方式。它是將不同國家、地點的實體的會計業務拿到一個SSC(共享服務中心)來記帳和報告,作為一種新的財務管理模式正在許多跨國公司和國內大型集團公司中興起與推廣。財務共享服務中心是企業集中式管理模式在財務管理上的最新應用,其目的在于通過一種有效的運作模式來解決大型集團公司財務職能建設中的重復投入和效率低下的弊端。目前,眾多《財富》500強公司都已引入、建立“共享服務”運作模式。根據埃森哲公司(Accenture)在歐洲的調查,30多家在歐洲建立“財務共享服務中心”的跨國公司平均降低了30%的財務運作成本。建設財務共享服務中心,符合共享經濟運營模式,推動全球共享;企業自己不用儲備資源,做到輕資產,靈活經營;可為財務數據平臺提供支持,為企業大數據應用提供支持;有助于企業財務轉型,推動企業財務管理向高端財務、戰略財務轉移。
         
        4 [放大圖片]
         
        同時,財務共享服務中心未來會進行更多的功能性拓展。一是外包,財務共享服務中心希望能夠利用在建立共享服務過程中形成的富余運營能力,去承接其他公司的會計核算服務。這要求財務共享服務中心轉型一部分人咨詢從業人員,幫助客戶進行流程梳理和系統建設。二是商旅服務,它可理解為費用控制流程的前置流程。在財務共享服務中心內部設立商旅服務組,承擔服務流程的中臺職能,通過熱線接受員工的機票、酒店預訂和后續服務,并基于商旅服務組直接進行機票和酒店的預訂、退改業務處理。三是司庫部分職能,賬戶管理職能:保管者和使用者—>管理者;資金計劃和資金頭寸:執行者—>預測規劃,推動資金集中和資金池管理。資金對賬:對賬操作—>主動管控。
         
        大企業財務轉型創新功能:智能財務
         
        談到未來企業財務管理的全景圖,張教授強調要求兩種人要轉變:第一種人是會計,第二種人是出納。也就是說企業首先要解決會計人員的問題,要把他的功能進行所謂的劃分,要從核算性財務逐步走向業務性財務和戰略性財務。如果財務轉型的第一步是會計走向管理,那么第二步是會計必須要走向金融。
         
        張教授最后指出:在新一輪科技和產業革命的大時代背景下,看上去很美的財務共享服務在推動財務轉型的路上應不斷創新功能,轉向智能財務。大數據是人工智能技術應用的基礎與支柱,人工智能時代的背后是大數據時代!財務共享服務中心功能的拓展搭建了數據基礎,財務共享服務中心可以產生大量的業務管理決策信息,深入業務找到數據背后的管理問題,推動績效改進。
         
        解決思路是:”通過搭建互聯網+平臺,將前端的資源獲取體系,中端的規則引擎與流程引擎,后端的統計分析體系整合,打通業務鏈各環節,全面實現從外部原始信息獲取、交易合法性驗證、會計憑證制作、記賬,到會計報表的生成等企業會計循環的自動化,為不同管理對象提供差異化服務。“張教授稱。
         
        為了更好的服務大企業財務管理轉型,用友全新推出財務云之“智能商旅及報賬服務”—友報賬,和財務云之“智能核算服務”—友賬表,可以應用于各大中型企業、各行業及各領域,支持公有云及專屬云的部署模式。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首席財務官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返回首頁    發送給好友     打印     收藏      

        合作鏈接:
        内蒙古十一选五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