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jq3w3"><strong id="jq3w3"></strong></samp>

    1. <track id="jq3w3"></track>


      1. 預算績效管理助力財政治理制度重構

        來源:中國財經報 作者: 日期:2017-06-26 編輯:admin       發送給好友     打印     收藏    返回首頁    

        本報訊  記者張衡報道 “我國的績效評價已從試點走向規范,現在邁入了預算績效管理階段。”財政部績效評審中心劉文軍處長日前在2017績效預算比較研究國際研討會上表示,中國財政治理的當務之急是緊緊盯住官與民、上與下、內與外制度的“三層重構”,預算績效管理可以為這“三層重構”提供助力。

         
          劉文軍介紹說,2003年到2008年是我國績效評價試點階段,財政部相關司局在科技等領域推動績效評價試點。2009年到2014年績效評價開始走向深化和規范,2011年,預算績效管理辦法的出臺確定了績效評價的基本制度,規范了績效評價的工具。《關于推進預算績效管理的指導意見》則提出了以支出結果為導向的預算管理模式,評價成為預算績效管理的環節,建立起“預算編制有目標、預算執行有監控、預算完成有評價、評價結果有反饋、反饋結果有應用”的預算績效管理機制。2015年以來,績效評價走向了預算績效管理的階段。
         
          在劉文軍看來,近年來我國大力推動預算績效評價,是因為中國財政從1996到2016年發生了深刻巨大的變化,經歷了四個轉變。
         
          第一,財政收支規模從“瘦弱型”向“肥胖型”轉變。首先,財政收支盤子變大,1996年財政收支在7000億元左右,到了2016年一般公共預算收支達到了18萬億元的規模。其次,財政收入由高速轉入低速增長,收入增長梯度加速下降趨勢明顯,如2007年增速達30%以上,到2011年變為20%以上,2012年則為10%以上,再到2014年變成個位數。最后,從2008年開始,支出增幅開始高于收入增幅。
         
          第二,從財政的管理傾向來看,由總量管理向結構管理轉變。劉文軍說,過去在總量管理階段,財政管理側重于怎么把錢分配下去,強調執行率。而現在則進入結構性管理階段,減稅和政策性支出的不斷增長,使得財政面臨可持續性考驗,必須從存量結構調整做文章。近年來,中央財政出臺了中期規劃管理、盤活存量資金、強化項目庫管理等一系列結構性管理措施調整存量結構。
         
          第三,財政管理方式從過去“切蛋糕”向現代財政制度轉變。劉文軍表示,“切蛋糕”是粗放式管理、小財政和緊平衡的產物,部門重盤子、護盤子傾向明顯,沒有建立起適應財力壯大和結構變革的現代財政制度。現代財政制度具有四個方面特征,首先站位要高,是國家治理現代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不是過去就分配論分配;其次,財政分配更加體現政策性,破除既得利益;再次,決策程序和管理流程體現程序正義、體現以人為本;最后,重視績效公開透明。
         
          第四,財政管理環境從被動“有所交代”向主動公開透明轉變。在劉文軍看來,財政部門開展績效評價,最初是要對人大監督和社會監督有所交代,而現在整個預算績效管理是財政主動推動型,是制度建設的內生需要。
         
          “引入預算績效管理是軟硬兼施的一個辦法。”劉文軍說,壓減無效低效支出是當前中國財政的一個主題,由于剛性結構調整很難,通過績效管理的辦法有助于增強財政管理的韌性和適用性。
         
          劉文軍認為,中國財政治理的當務之急緊緊盯住制度的“三層重構”,破除各種體制性障礙和利益分配格局調整阻力。而預算績效管理是平衡國家大賬與財政收支小賬,眼前賬與長遠賬,局部賬與全局賬的技術,將助力財政治理制度的“三層重構”。
         
        【免責聲明】:本文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與首席財務官網無關。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網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網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
         

        返回首頁    發送給好友     打印     收藏      

        合作鏈接:
        内蒙古十一选五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