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amp id="jq3w3"><strong id="jq3w3"></strong></samp>

    1. <track id="jq3w3"></track>


      1. CFO實戰:中美知識產權爭端迷局

        來源:《首席財務官》雜志 作者: 日期:2013-07-30 編輯:admin5       發送給好友     打印     收藏    返回首頁    

        在喋喋不休、不斷升級的中美知識產權爭端之下,有效應對知識產權摩擦、提高制造業核心競爭力成為破解迷局的明智之舉。

        中美知識產權爭端迷局

        文/董鵬 張程昱

        當前知識產權保護政策和保護措施已經成為美國經濟與貿易發展的推動力。

        近年來美國一方面致力于完善知識產權保護,另一方面通過訴諸WTO對中國的知識產權制度進行審查,通過海關扣押、337調查及加強供應鏈知識產權的管理等手段遏制中國產業的升級和產品的出口。如今中美貿易摩擦已經觸及到知識產權制度、產品的價值鏈和供應鏈等各個層面,中美知識產權摩擦呈不斷升級之勢,因此深入研究中美知識產權的摩擦問題顯得頗為重要。

        中美知識產權貿易摩擦的趨勢分析

        加大知識產權調查和海關扣押,遏制中國產業升級和產品出口

        ●通過337調查,限制中國企業的全球競爭

        目前美國對中國的337調查涉案產品仍以電子信息產品為主,并不斷向高端領域延伸,稀土類產品也成為美國337調查的目標。2013年第一季度,美國涉華的六起337調查涉及電子行業三起,涉案產品為:3G和4G無線設備、移動手持設備及相關觸摸式鍵盤軟件、電子止吠器。

        專利侵權一直都是美國啟動337調查的主要訴由,截至2013年第一季度,在美國啟動的183起涉華337調查案件中,單獨以專利侵權為由啟動337調查程序的案件多達160起。目前負責337調查的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實際上已成為涉及智能手機、芯片和藍光設備等高科技專利戰的最高裁決機構,其裁決結果對涉案企業的威懾性非常大。福特和思科的管理者均表示,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簽發的一份進口禁令所引發的威脅,通常需要企業花費成百上千萬美元的代價才能成功擺脫。美國頻繁對我國337調查,不僅遏制了中國產業的升級和產品的出口,也導致了國內很多產業仍處于在價值鏈的低端。

        通過海關扣押等環節,遏制中國產品出口

        美國移民和海關執法部門強調,知識產權侵權已不再是一個能被遏制在任何國家實際邊界之內的犯罪,而是一個全球問題。從美國海關每年扣押知識產權侵權商品年度報告看,位居美國海關扣押侵權商品前10位的國家(地區)的位次始終在變,但只有中國例外——始終居首位。2003~2011財年,美國海關扣押中國侵權商品的國內價值總計達11.6億美元,占美國同期扣押商品總價值的73.4%,高居首位。2012年美國海關扣押的來自中國大陸和中國香港以廠商建議零售價(MSRP)計的侵權商品總值約達11億美元,占比超過80%,同比增長10.4%。

        從單純的技術法律層面波及到制度層面和國家安全層面

        ●美國通過WTO爭端解決機制,強化對中國知識產權制度的影響

        近年來,美國頻繁在WTO爭端解決機構提起對中國的訴訟,DSB的裁決涉及對我國國內法的審查不斷趨于全面和深入,使得我國面臨在新形勢下如何進一步建立和完善國內法制的嚴峻挑戰。

        在美國訴中國影響知識產權保護與執行的相關措施案(DS362)中,涉及的爭端條款包括:《關于爭端解決規則與程序的諒解》第4.4條;《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協定》第3.1條,第14條,第41.1條,第46條,第59條,第61條。本案DSB發布的裁決報告涉及對我國知識產權的各個層級的法律進行了審查,包括法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規范性文件;司法解釋等等。

        通過DSU爭端解決機制,美國可以強化對中國知識產權制度的影響,使中國知識產權保護無論是立法還是執法水平都將更接近美國的要求。

        ●美國從對我國某些企業的337調查升級到國家安全問題

        2011年8月31日,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對具有3G功能的無線設備啟動337調查,華為和中興成為強制應訴方;2012年美國對華為和(或)中興涉案的337調查增至三起;2013年一季度,在美國對3G和4G無線設備啟動的337調查中,華為和中興再次涉案。而美國《2013財年綜合繼續撥款法案》第516條的規定在某種程度上是針對華為、中興的知識產權337調查的一種“升級”,是從單純的知識產權上升到國家安全問題、從個案裁決上升到政府機構預算撥款,甚至可能波及其他立法的一種“升級”。

        總統奧巴馬簽署《2013財年綜合繼續撥款法案》第516條規定,禁止美國商務部、司法部、國家航空航天局和國家科學基金會購買由中國“所有、指導或補貼的”企業“生產、制造或組裝”的“信息技術系統”,除非該機構與聯邦調查局(FBI)商討后,對該產品做出“網絡間諜或網絡攻擊性”風險評估。美國近期發布的《國防部網絡空間作戰戰略》建議國防部的采購程序和規章須符合技術開發的生命周期。由于第516條的規定不僅涉及美國國內網絡安全產品和服務的設計、生產、消費的上千家技術企業,也涉及中國的信息技術產品制造商,同時也直接影響了中國企業與美國商業伙伴開展正常的貿易、投資合作。

        從產業鏈到供應鏈全面向中國施壓

        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對美國國防部供應鏈假冒電子零部件的一份調查報告顯示,美國重要的軍事系統充斥著假冒電子零部件,威脅國家安全,而中國是這些假冒零部件的頭號來源。美國參議院軍事委員會歷時一年的調查顯示,美國空軍C-130J運輸機應用了產自中國的假冒電子零件,特種行動直升機和海軍的“海神”(Poseidon)偵察機的組件中也有假冒電子零件。2009~2010年美國國防部供應鏈中共發生1800起假冒零部件事件,總量超過100萬個。報告指出,通過對供應鏈的追蹤調查,在100多起假冒零部件事件中,中國產品占70%。

        2012年5月,美國向世貿組織與貿易有關的知識產權(TRIPs)理事會就美國發起的知識產權侵權案件的增加提交了一份詳細的書面通報(IP/C/W/570),主要涉及知識產權的實施問題以及相關的供應鏈管理事項。通報指出,全球化、互聯網絡以及高科技也使得假冒產品更容易滲透到供應鏈當中,增加這些產品在全球市場的可獲得程度。

        中美知識產權貿易摩擦的深層原因分析

        ●增加中國企業的國際貿易成本,保持在全球價值鏈高端的位置

        隨著全球化的深入,信息技術和網絡的發展,貿易成本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它不但是雙邊貿易和投資規模的決定因素,還是生產地理分布的決定因素。對于為在全球價值鏈中獲得長久立足點奮斗的發展中國家而言,貿易成本依然非常高。從政策角度來看,貿易成本十分重要,它決定一國參與區域和國際生產網絡能力的重要因素。

        根據經合組織和世貿組織的附加值數據庫的統計,很多國家在全球價值鏈中的地位可以用其所進口的中間投入品的使用來說明。美國出口總額中的國外增加值含量和進口中間投入品的出口比例是經合組織國家中最低,反映出國內價值鏈的規模和國內供應的壟斷地位。礦產品和運輸設備出口總額的國外增加值含量是所有行業中最高的,達到20%,金屬進口中間投入品用于出口的份額最高。過去10年中,美國先進技術產品的貿易平衡已經急劇惡化。美國不斷打造重新獲得先進制造業的競爭優勢,其中修改和完善貿易政策是美國改善商業環境的重要內容之一,也是美國獲取先進制造業競爭優勢16項具體建議之一。美國《2013年總統貿易政策議程》報告提出繼續推進五年出口翻番計劃、跨太平洋戰略經濟伙伴協定(TPP)談判、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協定(TTIP)談判等工作重點,旨在打開美國出口市場和維護美國在國際貿易領域的領導地位。通過知識產權保護,也是打開美國出口市場和維護美國在國際貿易領導地位的具體措施。

        ●中國產品處于產業鏈中低端仍是中美知識產權貿易摩擦的一個主要因素

        全球化工業生產的趨勢短期內難以發生根本轉變。美國制造業的勞動力時薪成本(按購買力評價計算)在發達國家中處于較高水平,并顯著高于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大約是中國的10倍,墨西哥和菲律賓的5倍和20倍。美國跨國公司通常會在控制核心生產和高附加值環節,而將勞動力密集型和低附加值生產環節外包給發展中國家。這種全球化的經營模式及相關的產業鏈布局短期內難以改變,因此短期內傳統制造業大規模回歸美國國內的可能性較小。

        為了給國內中小企業創造更加有競爭力的環境,同時為了解決國內的失業問題,美國政府很可能繼續推行強硬的貿易政策,這將對中國的出口和匯率政策帶來持續的挑戰和壓力,我們對此應有充分認識并準備相應的應對預案和措施。

        ●在全球創新版圖的重構中處于領導地位

        由于其他國家不斷提高研發強度,與制造相關的研發活動已轉移到全球的新興市場。在過去幾年里,美國制造公司的研發投入占私營部門的2/3,而在海外的研發投資是國內的3倍。美國國家情報委員會在《2030年全球趨勢:不一樣的世界》中指出,技術中心已經開始從西方向東方和南方轉移。由于跨國企業將重點集中到增長最快的新興市場,而且中國、印度、巴西以及其他新興經濟體的企業正在迅速提高國際競爭能力,今后15到20年間很可能會有更多的技術活動轉移到發展中國家。美國信息技術和創新基金會的報告指出,未來25年中國創新競爭力的增長將是對美國經濟的嚴重挑戰。目前美國的一些企業巨頭已作好準備應對未來制造業的挑戰,30多萬家中小企業大部分游離于美國的創新體系之外。美國通過包括貿易保護政策在內的諸多措施,旨在利用好創新體系的驅動力,通過制造業創造技術優勢,引領全球先進制造業,在全球的創新版圖重構中處于領導地位。

        三大啟示

        充分利用美國的知識產權制度,維護企業自身的合法權益

        在美國337調查中,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終裁后,受到裁決不利影響的企業可以上訴到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京瓷無線股份有限公司利用上訴程序成功應對美國337調查的作法值得思考。2008年10月14日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對于京瓷無線股份有限公司訴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一案作出宣判,認定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無權發布有限排除令禁止非被告的下游產品進口到美國。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的判決大大地縮小了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可能提供的救濟范圍。因此企業在遭遇美國的知識產權調查時,及時在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裁定侵權的情況,也要通過法院程序進行救濟,以盡最大限度維護企業的利益。

        制定長期的知識產權發展戰略,發揮政府的主導作用

        世界各國均把知識產權上升為國家戰略,通過保護知識產權推動產業結構升級和先進制造技術的發展。隨著知識產權保護國際化趨勢的不斷強化,我國的經濟發展和國際貿易既有機遇也面臨挑戰。因此要制定長期知識產權發展戰略,健全知識產權立法,提高企業的自主創新能力,從根本上減少由于保護差異引起的知識產權貿易摩擦。

        同時借鑒美國的作法,發揮政府的主導作用,在中美知識產權貿易摩擦博弈中處于更加有力的地位。美國在制定和實施知識產權對外保護戰略的過程中,政府始終擔當主導者的角色。美國政府中涉及知識產權的機構包括專利商標局、版權局、商務部、貿易代表辦公室、司法部、國務院、知識產權執法調節委員會、國際貿易委員會等等,但權責明晰,各司其職,成為實施知識產權對外保護戰略的主要力量。在政府主導下,美國的企業、高校和科研院所等社會力量也廣泛參與到知識產權對外保護戰略中,提高了知識產權保護意識,加大了對創新性研究的投入,增強了國家的核心競爭力。

        推動企業不斷向全球價值鏈高端轉移

        美國是全球知識和技術密集型產業集中度最高的國家,其知識和技術密集型產業約占國內生產總值的40%;歐盟和日本分別為32%和30%;而中國、巴西、印度和俄羅斯僅為20%左右。從綠色技術領域來看,美、日、歐占有世界最先進的技術。韓國科學技術企劃評價院于2011年發表報告顯示,27個重點綠色技術領域的頂尖技術多數掌握在美國手中,其次為歐盟和日本。

        (董鵬為企業戰略研究員,張程昱為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博士)


            【【版權聲明】:本文章版權歸屬于《首席財務官》雜志社,歡迎合作媒體轉載,轉載時請注明出處。非合作媒體請勿轉載,違者必究其法律責任。

        返回首頁    發送給好友     打印     收藏      

        合作鏈接:
        内蒙古十一选五公式